双朵

本命利威尔•阿克曼,混进击/凹凸,杂食动物,接受利艾利但主推笠艾笠,凹凸主推凯莉,凯莉小姐姐中心向

【原女BG】《WISH》(9)

OOC预警————

严重OOC————

Chapter 9
        “维希,这样真的好吗……薇恩娜支撑不住。” 

        佩特拉一脸担忧。 

        维希叹口气,“不做不行。” 

        “薇恩娜,不许停!” 

        维希语气冰凉,她冷漠地看着薇恩娜气喘吁吁的身影。 

        这已经训练了三周了,但是薇恩娜的身体情况没有丝毫转变,仍旧是跑五圈就累的气喘吁吁,即使她再怎么逼着薇恩娜跑,速度也会变得非常慢。 

        但是薇恩娜却又不肯放弃,维希为此非常头疼。 

        她本想劝说薇恩娜退出,回到家乡,但再看到那个除了速度和体力外,组装、精准等都极其优秀的成绩时,维希歇了这个心思。 

        这比她的真正实力也差不了多少了。 

        就连佩特拉,在手速与脑速这方面也不及薇恩娜。 

        而米娅•格西斯忒,那个骄傲的大小姐。 

        维希终于从旁人那里听说了他们对米娅偏见的来源。因为……米娅来到罗塞之墙前,差点儿失手杀了她的母亲,她比米娅先一步来到罗塞之墙,而且她对这些事情不怎么关注,所以才不太明白米娅的传闻。 

        维希有时候会有些阴暗地想:如果先前苏莉亚能这么果决的话,大概……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吧。 

        米娅站在一旁,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在场上跑着的薇恩娜,她已经连续站在这里有三周了,所有人都说,203宿舍的女生都是怪胎。 

        当然,温柔的佩特拉还是倍受女孩子欢迎的,“怪胎”指的是维希,薇恩娜和米娅。 

        突然,一声尖利的哨声响起。 

        维希揉了揉眉心,“停下!薇恩娜!” 

        薇恩娜白皙的脸颊上一片通红,豆大的汗珠顺着光滑的脸颊滑落下来,一双浅金色的眸子下意识地看向维希,浅粉色的短卷发紧紧地贴着脸颊,此时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体娇娇小小的,看起来瘦弱无力。 

        别看薇恩娜身材娇小,但胃就是一个无底洞,维希有时候觉得薇恩娜的胃简直不可理喻,吃了这么多,仍旧是一副瘦瘦弱弱的样子。 

        简直对不起那些珍贵的粮食。 

        维希抿了抿唇,转身飞快地跑去集合。 

        米娅已经消失了。 

        佩特拉犹豫了一下,还是看着薇恩娜,“薇恩娜,加油,撑过去,你的体力会上升的。薇恩娜,很抱歉……我不能帮你。” 

        “没……事……”薇恩娜撑着膝盖,大口地喘着气。 

        她勉强露出一个笑,“佩特拉,你先去吧。” 

        佩特拉点点头,迅速跑走。 

        薇恩娜抹了抹头上的汗,低低地喃喃了几声,拖着疲惫的身子向集合处挪去。 

        意料之中,教官并不会因为薇恩娜是个娇弱无力偏科严重的小女孩便会手下留情。因为薇恩娜迟到了,所以教官罚她在操场上除了每天要跑的二十圈外,再跑了五圈。 

        维希有的时候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薇恩娜不放弃额外训练,那样体力消耗会少很多。 

        可是薇恩娜并没有言弃,维希自然也严厉地监管着薇恩娜。 

        不过总算,两个月后薇恩娜的体力和速度终于有了提升,虽然还是拖后腿,但好歹有些起色了。 

        …… 

        “米娅,你还能坚持吗?”佩特拉戴着毛茸茸的温暖的帽子,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风雪吹过,糊了她一身雪,她吃力地走着,洁白的雪地上被踩出一个个深深浅浅的脚印,她回过头看着面带红潮大口喘气的深棕色卷发少女,一脸担忧。 

        “怎……怎么……不能!” 

        米娅的脸色明显有些不正常的潮红,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握着木棍的手还在微微发颤,显然是被极度的冰冷冻的瑟瑟发抖。 

        罕见的是,薇恩娜是走在四个人最前面的那个人。 

        薇恩娜罕见地体力好,她非常地熟练地行走在雪地中,就算脸被风雪冻的通红,但仍旧仿佛是来到了自家里一样轻车熟路。 

        维希眯了眯眼睛,薇恩娜……说过她来自北方的布鲁克时小镇,那边……常年冰雪覆盖来着…… 

        维希显然也受不了这样的寒冷,但幼时在地下都市锻炼出来的御寒能力,倒是比曾经的娇娇大小姐米娅和没受过什么苦头的佩特拉强多了。 

        “喂,佩特拉,米娅,我们掉队了。”维希看着向她们走来的那个人,朝着身后的两个女孩大喊,同时做出了掏匕首的动作。 

        佩特拉和米娅明显落后维希她们许多,甚至还是维希和薇恩娜特意放慢了脚步。 

        “维希姐姐!”卡其色短发少年向维希走来。 

        维希抿了抿唇,放开了手,心中的违和感更加强烈了。 

        “克托卡,你来干什么?” 

        “你们落后很多了……”克托卡道。 

        因为某次克托卡无意间喊出的“维希姐姐”和平时的举动,所有人便都知道了克托卡•奇弗洛卡司和维希•伊利亚贝斯来自同一个地方且关系十分亲近。 

        有时候某些人的眼光会让维希很不舒服。 

        还有她实在不理解,那些人为什么要用一种奇怪而异样还带着玩味的眼光看她,这是地下都市里男人们看妓女的眼光。 

        这种理解让维希感到恶心。 

        “是啊,我们落后了。” 

        她偏过头,棉帽被风吹下,黑色的短双马尾被风扬起,划出黑色的弧线,维希一愣,拍散落到头顶上的雪花,重新戴好帽子,“米娅!”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米娅已经躺在地上了,佩特拉也明显体力不支,而薇恩娜正准备去扶米娅。 

        维希抿了抿唇,眼底不免有些阴郁。

【原女BG】《WISH》(8)

严重OOC————

OOC预警————

Chapter 8

        黑色短发与黯淡的黑夜融于一体,唯有清清浅浅的月光透过云层与丛林洒在两个女孩的身上。 

        维希掀开密密麻麻的绿叶,展现在眼前的画面仿佛一副美好的画卷,站在悬崖的尽头远远望去,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倒影着清浅淡蓝的月光,微风拂面,卷起点点波光,仿佛贵族小姐夫人们所佩戴的钻石反射出的光芒一样,美丽而耀眼。 

        维希不觉叹口气。 

        苏莉亚…… 

        地上……很美呢…… 

        浅褐色的短发被微风所扬起,一双仿佛带着璀璨光芒的金色眼睛里倒映出美轮美奂的画卷,眼中迸发出灿烂的光芒,嘴角微微上扬,佩特拉的声音中不觉带了些洒脱与恣意,她猛地张开双手,仿佛是要拥抱月光的自由的鸟儿。 

        “维希,你为什么要来当训练兵呢?” 

        维希身上披着军绿的披风,由于身材娇小,披风已经长过了她的膝盖窝,她撩了撩披风,坐在悬崖边角上,黝黑的瞳孔直直地望着浅蓝的湖泊,她冷淡地道:“不为什么。”稚嫩的声音里带着些些嘶哑。 

        佩特拉微微一笑,她捋了捋头发,坐在维希身边。
 
        这种举动总是让维希想到苏莉亚,苏莉亚也很温柔,只是因为是败落的贵族后裔,苏莉亚总是温柔而有礼貌,甚至举止投足间都颇有风度,对偷抢一事做不到真正的介怀与释然。 

        “那你想进哪个团呢?宪兵团?驻守兵团?我知道的,你的实力,足够进宪兵团。亦或是说……调查兵团?” 

        佩特拉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种温柔的感觉,甚至总令维希有一种错觉,明明她比佩特拉还要大一岁,却总觉得佩特拉比她还要大还要成熟。 

        “……关你什么事?” 

        “唔……好吧。”佩特拉微微一笑,“其实……我也没想好。” 

        “……” 

        维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盯着那片宛如蓝宝石般的湖泊,沉默不语。 

        微风拂过两个女孩的脸颊,一时间她们的周围只有鸟雀轻鸣与青叶飒飒的声音,她们静静地看着这只有深蓝色与透明的浅蓝色交织的画卷,竟然颇为默契地没有打破这沉默而微妙的气氛。 

        天边渐渐泛白,浅浅的蓝色逐渐替换了漆黑如墨的深蓝色,维希盯着天边的鱼肚白,渐渐泛出了微微红光,灿烂辉煌,鲜艳的红色渲染了天边,金色的光芒照射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在湖中随着微动的涟漪轻轻地晃动。 

        她偏头看着佩特拉,佩特拉的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却还是双眼放光地看着夕阳升起的美景。 

        在地下街,维希三天不睡,那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佩特拉居然也能勉强熬得住。 

        维希抿了抿唇,总算开口说话了,“走吧。……佩特拉……拉……集合哨快了。” 

        佩特拉露出一个疲惫却开心的神采,“嗯。” 

        很快,集合哨就响起了,尖利的哨声一响起,维希基本上是条件反射般去摸刀子,很快却又冷静下来,佩特拉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却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由于一夜没睡,集合到的也比较早,只是佩特拉因为困倦几次想睡着却还是认真地在听课。 

        午间,维希看了一眼对面头都快要低到饭碗里的佩特拉,转身跳出窗飞快钻进丛林中,再出来时,她的手上拿着几片叶子,维希蹙了蹙眉,走到佩特拉面前,语气冷淡,“吃掉。” 

        佩特拉接过,微微一笑,“这是……薄荷叶吧。” 

        “……嗯。”维希抿了抿唇,转头坐到座位上,啃了一口馒头,垂下的睫毛遮住了黝黑瞳孔里的神采。 

        她明明记得……她没有听课。 

        但她却能一眼辨认出某些植物。 

        直觉灵敏,就如……野兽一般。 

        “维希,那个……那个……”蓬蓬短发娃娃脸女孩一脸羞涩。 

        “什么?” 

        浅粉色短卷发,浅金色眸子熠熠生辉,脸蛋小巧精致,皮肤白皙,薇恩娜腼腆地笑了笑,“那个……维希,你能帮助我训练吗?” 

        维希抬起头,漠然地看着她,“佩特拉也可以。” 

        薇恩娜明显有些着急,还有些慌乱,她手忙脚乱地捂着脸,呐呐地道:“我……我……我想和……维希……做好朋友……”最后三个字简直如蚊子细吟一般微弱。 

        维希扶了扶额,轻叹口气。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真是够麻烦的…… 

        算了…… 

        维希站起来,目光凝然地看着薇恩娜,“走吧。下午很快还要训练,如果你要格外训练,就借助午间和夜间来练习。” 

        “等等,维希姐……维希,我和你们一起去,可以吗?”克托卡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掉了“姐姐”这个后缀。卡其色短发,浅棕色眸子与一身军装颜色相近,白皙柔软的包子脸,即使穿着严肃的军装,却仍显得可爱而幼齿。 

        “克托卡,来吧。” 

        维希冷淡地抛下一句话,转身推开门。 

        克托卡眼睛一亮,迅速跟上。 

        佩特拉站起身,向着维希走去,金色的眸子里含着浅浅的笑意。 

        旁边深棕色大波浪的少女迅速却不失优雅地吃完午饭,即使是对贵族们来说难以下咽的馒头,对她来讲也没有那么难吃。少女银色的眸子里含着一丝嘲讽,她放下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 

        她的举止永远是优雅的,而维希恰恰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大小姐要来当又苦又累的训练兵。 

        对维希来说,如果她从出生起就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大小姐,她可能会呆在家里,安安静静。也就不会沦落到幼时受人欺凌,六七岁时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担惊受怕的地步了。更不会来当训练兵受苦受累。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米娅吧……” 

        “米娅?那是?” 

        “不会吧,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啊。拜托,米娅……格西斯忒的大小姐……” 

        “那个格西斯忒?” 

        “真的假的?!” 

        “嘘,还是离她远点好了……” 

        米娅听见了那些话,一言不发地站起身,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骄傲地昂着头,转身离开了饭堂。 

        她不管他人的指指点点,跟在了维希后面。 

        “她什么意思啊!” 

        “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 

        “做出那种事有什么好骄傲的……” 

        “不孝女!”

【原女BG】《WISH》(7)

严重OOC————

OOC预警————

Chapter 7

        …… 

        维希揉了揉红红的眼睛,一言不发地搂紧手臂,“谢谢……”她低声道。 

        “维希~以后多来北街吧~可以来找我啊!”伊莎贝尔开心地执起维希的手。 

        “抱歉……我……我会去调查兵团……” 

        “遵循我爷爷的遗言。” 

        维希低声道。 

        “诶?好可惜啊……”伊莎贝尔叹口气,“不过啊,维希,你真的要去调查兵团吗?” 

        法兰皱了皱眉,“调查兵团的死亡率非常高,维希,你这小身板还是不要去瞎掺和了的好。还有克托卡,你真打算带他一起成为训练兵吗?” 

        “嗯。” 

        “……但是,我比你和伊莎贝尔都强。” 

        维希认真地说。 

        “真的吗?”伊莎贝尔有些不敢置信地道,“就以你这小身板?” 

        维希再次认真地重复地一遍,“我打不过利威尔,但我比你和法兰加起来都厉害。” 

        “欸……”伊莎贝尔惊叹。 

        维希抿了抿唇,“那……伊莎贝尔,我走了。” 

        “欸……这么快啊……那维希什么时候离开希娜之墙?” 

        “大概几天后吧……” 

        “嗯……有缘再见呐。” 

        “……嗯。” 

        …… 

        维希快步穿梭于漆黑的小巷间,她突然摸了摸自己的头,不自觉喃喃道,“利威尔……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呢。” 

        “呐,苏莉亚,看着我吧。” 

        克托卡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他没听清楚维希的话语,“什么?” 

        “没有……没什么。” 

        …… 

        维希头上和脸上是以前从黑街老板那儿低价购买的栗色假发和平光镜,一身脏兮兮的围裙,背着一个满是补丁的破包裹,她的身后跟着一个深棕色短发穿着破烂布衣的小男孩,维希一手牵着克托卡,一手递出足够两个人到地上去的钱。 

        负责看守楼梯的官兵借过钱,“嘁”了一口,嫌弃地看了看两个小孩子,挥了挥手,然后漫不经心地和身旁的人抱怨。 

        “为什么非要我来这脏兮兮的地下啊?” 

        “没办法,长官有令啊……” 

        “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对啊,地下街简直就是一个罪恶之渊,就是他妈看不起老子才把老子调到这边来,什么狗屁长官。” 

        “现在拉克他们还要去捕一个小孩子,真是好笑。” 

        “就那什么南街的Vichy和Kertorka,简直就是恶魔啊……那个男人的尸体……简直惨不忍睹啊……”

        克托卡略微愣了愣,维希拉了拉克托卡的手,示意他快点走。克托卡也没有犹豫,迅速跟上维希的脚步。 

        维希冷漠的眼神被挡在白色的平光镜下,她望着如火烧的天空,推了推眼镜。 

        她现在,大概是在奔向苏莉亚所向往的自由。 

        自由这种东西…… 

        大概也是她所向往的…… 

        吧…… 

        …… 

        “维希•伊利亚贝斯,来自罗塞之墙贝特拉斯区!”维希行了一个端正的军礼,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虽然拆穿她是罪犯这件事情并不令她怎么在意,如果在意的话她会戴上假发和上妆,但是拆穿的话对于她来说,爷爷的遗愿就完不成了。虽然她也很疑惑,按道理来讲,他们应该知道她是罪犯,却并没有将她交给宪兵团。谁知道为什么呢,大概……是懒得弄吧。 

        教官微微点头,略过了她。 

        维希目视前方,一脸冷漠。 

        深夜。 

        维希侧过身,面对墙壁,右手紧紧握住匕首,那是她偷偷贴身带进来的,身边没有武器简直无法令人心安,所以,她的身上,还有三根细针,当然,她不可能用这些东西去对付巨人,那简直是在找死。 

        她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她睁着一双黑黝黝的瞳孔,面无表情地盯着墙壁,心里开始分析自己的三个舍友。 

        米娅•格西斯忒,骄傲,却也有骄傲的资本,她是希娜之墙的贵族,这个她从茜尔那里也听到过些许,米娅是被格西斯忒宠坏了的公主,骄横,任性。但是第一天看来,似乎还好,体力不错,跑了二十圈都不累,跑完后只是一脸轻松和轻蔑地看着他们。虽然二十圈对维希来说,更是不算困难就是了。 

        就是不知道米娅为什么要来当训练兵就是了。 

        薇恩娜•杰西斯里特,胆怯,内向,羞涩,身材娇小,长相可爱,但体力是弱鸡,跑了五圈就气喘吁吁地跑不动了,如果不是佩特拉拉着她一起跑,大概薇恩娜第一天就会退出。 

        佩特拉•拉鲁,温柔,细心,体力不输米娅,与茜尔一样温柔漂亮,是个实力强劲的人,同时对他人也十分友好。 

        只是……她不怎么想接近她们就是了。 

        维希略微烦躁地揉了揉凌乱的黑发,翻身下床,由于长期行走在地下,对自己隐匿声音和适应黑暗的能力已经是熟能生巧了。 

        她抿了抿唇,悄悄打开门,走了出去。 

        维希借着月色走进森林,虽然她从未来到过森林,但凭借她敏锐的直觉与细致入微的听觉和视觉以及敏捷的身手,她是怎么也不可能发生危险的。 

        忽然,她倏地转过头,一脸冰冷,“谁!” 

        浅褐色短发少女拨开草丛,拂了拂落在短发上的叶子,笑得成熟而温柔,“是我。” 

        “佩特拉•拉鲁?” 

        维希眯了眯眼睛,故作放松地看着她,实则身体已经紧绷。 

        “抱歉……我看你走出来了,怕你有危险……便跟过来了。”佩特拉歉意地笑笑。 

        维希几乎是全身瞬间绷得更紧了,“我不可能有危险。” 

        “哈,也许是我太敏感了。” 

        “感觉维希很神秘呢。” 

        维希抿了抿唇,不语,继续往前走。

【原女BG】《WISH》(6)

严重OOC——————

OOC预警——————



Chapter 6

        黑发男人站在楼梯上,一身亚麻色布衣,木门敞开,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锐利地看向他们,“喂,小鬼,你们是谁。” 

        维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Vichy。”她低下头,慢慢回答道。她右手已经握紧了刀柄,睫毛遮住了她眼底的神色,她抿着唇,随时准备攻击。 

        那是北街出了名的怪人,Levi,利威尔。 

        传说……是个洁癖严重但实力强大的……矮子。 

        “不要这么防备嘛,我知道你,南街的维希•伊利亚贝斯。”浅棕色短发的男人走出来,比利威尔高了整整半个头,脸上带着笑容,“利威尔,别对小孩子板着脸嘛。” 

        “……”维希垂头不语。 

        这个三人团体中还有一个最近新加入的人……

        伊莎贝尔…… 

        她在哪里呢……? 

        会从哪里突然出来偷袭我们呢……? 

        “维……维希姐姐……宪兵团那些家伙……来了……还有两百多米……”克托卡颤巍巍地拉了拉维希的衣角,一脸害怕。 

        克托卡不仅嗅觉敏锐,听觉也非常灵敏。 

        法兰微微睁大了眼睛。 

        维希抿了抿唇,她松开右手,她对着利威尔他们微微颔首,“抱歉……”她搂紧了左臂抱着的手臂,低声道,“克托卡,知道北街的路吗?” 

        “不知道……”克托卡可怜兮兮地道。 

        维希下意识地用左手去揉头发,却突然发现自己怀中还抱着苏莉亚的手臂,她低咒了一声,“可恶。” 

        “大哥……就让他们在我们这里躲一会儿吧……”酒红色头发的少女从利威尔身后探出头,哀求道。 

        维希下意识地搂紧了怀中的手臂,定定地看着他们。 

        她和克托卡身上沾了不少鲜血,以对面那个人的洁癖,定然是不会允许他们进去他的家的。既然如此,不如快点离开,不然被宪兵团那些家伙抓起来可是要判刑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脚步就是定在了原处。 

        突然,她瞳孔猛缩,微微转头望向身后的克托卡,克托卡一脸害怕,缩在她的身后,她只觉得浑身不舒服,觉得这样的克托卡很奇怪,很有违和感,但她又找不到奇怪点。 

        这时候,冷漠的声音响起。 

        “脏。” 

        利威尔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走进了屋子。 

        “好棒!大哥!你同意了!”伊莎贝尔瞬间两眼放光,对着维希他们挥挥手,“维希!克托卡!快来!” 

        法兰一脸无奈,“利威尔还是这么不坦诚。” 

        维希有些惊愕地望着他们,却听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抿了抿唇,拉着克托卡向伊莎贝尔他们跑去。 

        …… 

        维希沉默地抱着手臂,坐在椅子上,克托卡坐在她旁边,浑身不自在。 

        “抱歉。” 

        “没事,没事。维希,南街……是发生什么事了?”伊莎贝尔喝了一口茶,问道。 

        维希抿了抿唇,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死了。”她的神色显得异常冷静,眼神冷漠,但如果仔细看,却是看的出那双眼睛里盈满了空洞。 

        “对不起……”伊莎贝尔愣了愣,然后歉意地望向维希,维希空洞的瞳孔中倒映出面前从茶杯里冒出的白气。 

        “那……维希也是东洋人吗?大哥就是东洋人哦。”伊莎贝尔颓了一会儿,又亮起了眼睛,“黑色头发好漂亮。” 

        维希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黑发,然后唰地拉下发带,仔细叠好,放进那个装有苏莉亚发带的口袋里,她躺在椅子上,将下巴搁在那只手臂上,语气淡淡的,“大概吧……” 

        “我可以摸一摸吗?这样的维希好可爱!感觉就像是小只的利威尔大哥!”伊莎贝尔碧绿的瞳孔发亮,亮的维希都无法忽视她,维希抿了抿唇,抬起黑黝黝的瞳孔,缩成一团,看着伊莎贝尔,“抱歉,请……请离我远一点。” 

        “欸?为什么……?”伊莎贝尔有些失落地问道。 

        “因为我是不详的黑猫。” 

        “很抱歉进了你们的家……” 

        “如果……” 

        “怕我给你们带来厄运……”

        “我现在可以走……”

        维希说完,缩在椅子上,沉默地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伊莎贝尔愣了一愣,刚要说话,却被利威尔打断了。 

        “欸?我……” 

        利威尔认真地盯着她,语气冰冷却令维希感到莫名的温柔。 

        “不用。” 

        “你无需为此自责,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维希抿着唇,微微睁大了眼,将怀中的手臂搂的更紧了,然后,眼睛里的水雾凝聚成泪珠落了下来。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她抿着唇,整个人都仿佛蔫了一般。 

        她努力地睁大眼睛,眼泪却不断地往下流。 

        克托卡看着她,眼底抑制不住的悲伤与复杂。 

        利威尔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走到维希面前,弯下腰,摸了摸维希的头,异常认真地说:“你做得很好了。” 

        维希扭过头,黑色不带一丝光亮的瞳孔对上那双灰蓝色的瞳孔,她压抑地哭出声来,“为什么……”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的,她执拗地盯着那双灰蓝色的瞳孔,那双灰蓝色的瞳孔和乌黑的利落的短发,令她有一种熟悉的安全感。 

        所以…… 

        “为什么……” 

        她才能…… 

        “为什么……” 

        这么肆无忌惮地哭啊…… 

        “为什么……” 

        为什么……

【原女BG】《WISH》(5)

Chapter 5

        “我……维希姐姐……我带你去……”克托卡瑟缩了一下,快步领着维希去找杀了苏莉亚的人。 

        “呐,苏莉亚……” 

        “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弱呢?” 

        “真是令人不开心啊……” 

        “但是我知道的……你没死……” 

        “但是呐……你的母亲死了……所以……你的亲人只剩我一个了吧……呐……我当你的母亲吧。” 

        “没事的,苏莉亚,短暂的分离不算什么。” 

        “我们总有一天会再次见面的……” 

        维希白皙的娃娃脸上挂着一抹空洞无力而诡异的笑容,剔透的泪珠顺着脸颊划过,她搂紧那只被纸巾包住的手臂,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瞳孔却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地下都市…… 

        还真是肮脏呢…… 

        …… 

        “砰” 

        维希踹开门,屋子里只有一名男子在慌乱地收拾着东西,衣服用品什么的一股脑地塞进包裹里,他的腿部……缺了一小块肉……而放在桌子上,被纸巾包着的露出一角的刀……那个上面……有苏莉亚的味道…… 

        维希用臂弯夹住那只断手臂,右手从口袋里摸出小刀,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她将刀往自己的手心划去,鲜血溢满了整只手心,维希盯着自己的手心,满眼的血腥令她的瞳孔逐渐空洞起来,血……血……乌黑的瞳孔里闪着红色的光芒,手腕上青筋暴起,眼神凶残而狠厉。 

        棕发男子见黑发女孩呆愣地站在那里,他眸光闪烁,用那双颤抖的手摸起那把沾满了鲜血的刀,突然向前冲去,尖叫着,“去死去死去死!不详的黑猫!!” 

        就在刀尖即将挨到维希,而站在维希身后的克托卡微微睁大眼睛的时候。 

        维希左手搂紧手臂,右手反手握住刀柄,眼中闪着猩红的光芒,她不躲不闪,径直冲上去,从正面与罗杰打了个照面。 

        维希凭借身材矮小的优势拿刀直接砍掉罗杰握着刀的手腕,血液喷涌而出,一地猩红。罗杰用脚踹过去,维希跳起来,不同寻常地跳了一米多高,轻松躲过了罗杰的腿击。落下的同时砍下了罗杰准备去摸掉落在地的小刀的左手,她踩在罗杰肚子上,将刀逼近罗杰的脖颈。 

        “呐,罗杰•朗尼……是吧?” 

        维希居高临下地踩在男人略微臃肿的肚子上,眼神嫌恶,语气冰冷,“呐……” 

        “苏莉亚呢?” 

        罗杰凶狠地瞪着维希,维希冷漠地看着他,手起刀落,挖出罗杰的左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维希踩了罗杰肚子一脚。 

        “啊啊啊啊!”维希再次踩了他一脚。 

        罗杰脸上是血与绝望的交纵。 

        克托卡•奇弗洛卡司嗅觉灵敏,能够分辨出各种味道,甚至能够分清血的味道和各种材料的味道。这个消息是罗杰一早就知道的,但他没想到,这个人会来的这么快……那位大人不是说会拖住黑猫的吗?怎么……突然罗杰瞪大了眼睛,然后头一歪,断气了。 

        维希蹙着眉,拍了拍罗杰的脸蛋,狠狠地低声咒骂了几句。她走向那扇敞开着的唯一的房间的大门,她走到门前,身子仿佛被定在那里——敞开的房间大门里躺着一具无臂尸体,被烧的焦黑,还有被刀划下的一块块的焦炭,上面啊……有苏莉亚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维希对苏莉亚的味道非常熟悉,能够很快辨别出来,对她自己的血,也是尤其敏感。
 
        “呐……你死了啊……” 

        “你死了啊!” 

        “你死了啊!!” 

        克托卡小心翼翼地走向前,“维希……姐姐?” 

        “呐,克托卡,苏莉亚……没有死吧……没有……没有……” 

        克托卡目光闪烁,“维希姐姐……苏莉亚姐姐……已经死了……” 

        “没有的……没有……” 

        “可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苏莉亚……苏莉亚?苏莉亚?呐,苏莉亚,我不要你了,我讨厌你了,我走了哦,不会再回来了哦……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呐……苏莉亚……”维希眼中的猩红渐渐褪去,她目光空洞地抱着手臂,泪水划过脏兮兮的脸颊,神色扭曲。 

        但是很快,一刹那,她的神色归于平静,她从外衣口袋掏出纸巾擦了擦脸,她抱好那只手臂,一脸平静地跳出后窗口,她回过头,黑色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小巷映衬着黑色的头发与乌黑的没有一丝光亮的瞳孔,“克托卡,我们该走了,快点回去,换上衣服,带好包裹,我们可以出发了。” 

        克托卡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听见外面街道上繁杂的脚步声,陡然一惊,迅速跟上了维希的脚步。 

        维希对地下街的南街很是熟悉,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路看起来很陌生,不过也是,她从苏莉亚的家跑过来,花了不少的时间。 

        “怎么了?维希姐姐?” 

        维希突然停住了脚步,她回过头,眼神复杂地看了克托卡一眼,“克托卡……这里……是北街吧……” 

        克托卡静静地看着她。 

        维希欲言又止,“算了。”

【原女BG】《WISH》(4)

Chapter 4

        栗色马尾少女怀中抱着从地下商人那儿偷来的面包,低着头,走在脏兮兮的道路上。忽然,她脚步顿了半秒,又迅速地以相同的速度一如既往地向前走着。她拐进一个小巷子,右手已经摸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静谧的巷子里少女的脚步声显得尤其明显。 

        苏莉亚放慢了脚步,也使用维希教她的方法使脚步变得轻快起来,她带上黑色的帽子,全身隐在黑色的小巷子之中。 

        身后的人却仍旧跟着她。 

        苏莉亚眼神一凝,取下发带绕在手上,将眼镜取下放进口袋。然后掏出小刀,握紧刀柄,脚步渐渐放慢,身后的人与她只隔了四五米的距离,然后苏莉亚迅速转身,跑过去,将刀向跟踪者刺去。 

        那人躲开了她的攻击,然后苏莉亚迅速抬高手然后收回手,紧接着向那人的下体踢了过去。 

        那人一阵吸气,苏莉亚将人踹到在地,冷漠地看了倒地的那人一眼,向来温柔的浅棕色眸子里闪着冰冷的光芒。苏莉亚用刀抹了一把那人的脖子,重新穿好斗篷,将栗发扎起,戴好眼镜,抱着面包,走出了小巷。 

        苏莉亚暗叹了口气。 

        最近跟踪她的人越来越多了…… 

        …… 

        维希数着纸钞,确定好了数字,便从中分出一半,一半放进自己的外衣口袋,一半放进自己的裤兜,她看着这间老旧却干净得不染一丝灰尘的屋子,拉开门,却见克托卡站在她门前,一脸的焦虑。 

        “怎么了?克托卡?” 

        “维希姐姐!苏莉亚姐姐……失踪了!还有米萨阿姨……她死了!!”克托卡几乎是吼出来的。 

        维希睁大了眼睛,双眼空洞。 

        下一秒,她转身就跑,一路跑到一座屋子面前,那是以前曾经抢了她的家的人的老穴,不过后来被她杀了,于是她占了那座屋子。而苏莉亚的家,就在隔壁。 

        她劝过苏莉亚无数次…… 

        搬家……搬到更隐秘的地方…… 

        不然苏莉亚会被找到家的……会……失去家的…… 

        看吧…… 

        她说得对…… 

        什么不愿舍弃家什么的呐……在性命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啊! 

        木门是敞开着的,血迹顺着楼梯顺流而下,周围围着不少人,却没有一个人靠近那座屋子。 

        维希冲过去,呆呆地望着屋子里女人的尸体,那个女人比起两年前瘦了不少,就算她和苏莉亚再怎么悉心照顾米萨,也瘦的几乎只剩皮包骨头。棕色的干枯的发丝散在地上,深棕色的眼睛睁得老大,嘴角溢出血迹,青白的皮肤上被砍了数刀。 

        “为什么……” 

        “维希姐姐……” 

        维希揪起克托卡的衣领,就算克托卡已经快和她一样高的,却还是轻易地被提起来,眼神狠厉而空洞,那双乌黑的眼睛里,有了绝望。“苏莉亚在哪里?!” 

        “咳咳……”克托卡被勒得咳嗽出声,“维希……姐姐……等等……我……带你去……” 

        维希放开手,跟在克托卡的后面。 

        “看吧……不详的女孩……” 

        “真是可怜啊……” 

        “可怜?是活该吧,Vichy就是个会带来厄运的黑猫化身,谁和她沾上关系谁就不幸。” 

        “啧……” 

        耳力极好的维希听到了那些议论声,向来不管这些事的她头一次有了想要揍他们一顿……或是……去死的想法。 

        “苏……莉亚?” 

        已经变成暗红色的血迹凝固在墙角,一截手臂直愣愣地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手腕上缠着一根黑色的发带,手臂的旁边,是一把沾满了暗红血迹的刀,刀刃上残留了些许小肉块和毛发。 

        “!”维希猛地捂住嘴,瞳孔缩紧,乌黑的眼中毫无神采,充满绝望。 

        她颤抖地将手伸向那根黑色的发带,那是她送给苏莉亚的,和她同款的发带。 

        ——“以后我和维希就可以系着同样的发带了~” 

        ——“为什么?苏莉亚不怕吗?” 

        ——“怕什么?” 

        ——“就是被说成黑猫的同类啊……什么的……” 

        ——“啊……那种事情,都无所谓的啦,呐,维希,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吧~所以……真正的好朋友是不会在意那些流言蜚语的呐~” 

        发带边缘,写着黑色的字体——“V&S”,意为“Vichy&Sulia”,即维希&苏莉亚。 

        维希从那只手腕上抽出发带,细细地叠好,不嫌脏地放进裤兜里。然后将外衣口袋里叠好的布匹拿出来,包好那个断掉的手臂。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异常温柔,连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 

        维希将手臂搂在怀中,倏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呐,克托卡,是谁?”

【原女BG】《WISH》(3)

Chapter 3

        “不用谢,只是,米萨•露妮的情况可能比较复杂,需要一直用药吊着她的命,而且以我的医术,目前只能让她不死,没办法让她痊愈,而且……这是多年累积下来的老毛病,如果不去找更高明的医师……可能……只能撑一年左右了……”茜尔为难地看着对面的双马尾少女。 

        “……” 

        “需要我为你介绍更高明的医师吗?” 

        维希不语,脸色暗沉,她走到门前,悄悄打开一条门缝,米萨原本优雅的棕色长发变得干枯,一双深棕色的眸子暗灰无色,眼下有着重重的青黑,原本白皙的脸颊也变得枯黄,毫无生气,整个人瘦的像一根竹竿。 

        苏莉亚不断拍打着米萨的后背,给米萨喝水,下一秒却又吐在一旁的垃圾桶中。 

        维希盯着苏莉亚看了几秒,静静地关上门。 

        她回头看着茜尔,微微点头,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静静地道,“劳烦了。” 

        茜尔微笑地抚了抚这个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女孩,“那不是你的母亲吧。” 

        维希抿了抿唇,“嗯。” 

        “我会尽量帮你们的。” 

        “……谢谢。” 

        …… 

        844年。 

        “维希……我……要离开了……”和两年前一样漂亮温柔的女人望着窗外,眼神中充满不理解和悲戚。 

        “你要到哪里去……?” 

        维希站在茜尔的桌前。 

        两年过去了,维希的外貌几乎没有变化,娃娃脸还是娃娃脸,一米四五的身高变成了一米四九,每次长长的黑发都被剪短了,除了身高,外貌气质没发生半点变化。 

        两年来,维希努力地想办法去治疗米萨,可随着楼梯的费用越来越昂贵,药品越来越珍贵,她到地上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但她和茜尔的关系却越来越好,两个年龄几乎跨了一代的女人成为了好友。 

        而两年的时间,有些事情变了,有些人也变了。 

        “我的家族败落了。” 

        “我该离开希娜之墙了。” 

        “我想……去调查兵团。” 

        维希瞳孔猛然缩紧,调查兵团…… 

        “为什么……?你可能会死的……茜尔!若是有一天,巨人突破了罗塞之墙,你会死的!你知道吗?茜尔!”维希不理解地望向女人背后漂亮的金色长卷发。 

        “可是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兄长……他们都死了啊……我的亲人……他们都死了啊!” 

        “他们死在了权力的斗争中!” 

        “如果我留在希娜,我也会这么窝囊地死在权力的游戏之中!” 

        “抑或是……做他们的……” 

        “——禁,脔。” 

        茜尔转过头,漂亮的脸蛋上纵横着湿润的泪痕,一双浅蓝色的眸子里充满忧郁的神色,比平时更加多了几分润泽,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拍打着窗子,维希一时有些呆愣,她拉了拉湿答答的黑色斗篷。 

        “如此,我还不如去调查兵团。” 

        “为那些英勇的战士们……” 

        “——献出我最后的努力!” 

        铿锵有力的话语从这个平时柔柔弱弱的女人口中说出,着实令维希有些震撼。 

        她垂下眸子,抿着唇,第一次对别人说出了爷爷的遗言,“那你去吧,茜尔。等我三年。三年后,在调查兵团。” 

        “我们再见面吧。” 

        “但是……” 

        “茜尔,一定不要死啊……” 

        “一定!” 

        茜尔看着维希,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嗯,我会的。” 

        “那我在……调查兵团等你……” 

        …… 

        维希戴上黑色帽子,拉了拉帽沿,遮住了那双乌黑暗沉的瞳孔。 

        我是会去调查兵团的,但是……苏莉亚,你呢? 

        维希解开扣子,斗篷被整齐地放在椅背上,雨水顺着黑色的衣角向下滴落。“苏莉亚,你呢?” 

        前额的刘海往下滴着细细的水滴。 

        维希用纸巾擦了擦头发,虽然还是有些湿润,但总算不再滴水了。 

        栗发少女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比两年前更多了几分成熟与冷凝。她为了妈妈,学会了抢,学会了偷,心更是硬了几分,而米萨对维希的态度也明显缓和了不少,维希对这种变化很是开心和欣慰。但是眼下,她们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了。 

        维希会去调查兵团,而苏莉亚,有了自保的能力,是选择和维希一起去调查兵团,还是留在地下都市。 

        即使维希知道了这个答案,也还是忍不住问一次。 

        “你知道的吧,维希,我……会继续照顾妈妈。” 

        “……好。” 

        维希点头。 

        “我会让克托卡留下来,保护你们,当我弄清楚了爷爷的意思,我会回来的。苏莉亚,保护好自己。” 

        苏莉亚望着维希,眼中有着温柔与不舍的神色,瞳孔已经聚起了雾气,她却始终拼命地睁眼,不让眼泪流下来。 

        ——“苏莉亚,不准哭。眼泪,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维希曾这么对她说。 

        “维希……不要被讨厌的巨人吃掉啊……” 

        “我不想让你……和爸爸一样啊……” 

        维希微微一笑,毫无血色的嘴角微微扬起,黑色的瞳孔温柔地看着苏莉亚,白得病态的娃娃脸上难得的可爱笑容让原本狠厉的气质变得柔和起来,这让苏莉亚微微晃神,她恍然发现,维希……其实和她差不多大啊…… 

        “不会的。” 

        “苏莉亚,我答应你。” 

        “但是同时,你也要好好保护你自己……” 

        “还有……你的母亲。” 

        “我会的。”

【原女BG】《WISH》(2)

Chapter 2

        “维希……维希……” 

        短发女孩并未回头,收起自己的纸巾,拿起趁手的刀柄,光亮的刀刃上倒映出黑发女孩乌黑的瞳孔和稚嫩的面容。她转过身,朝着空气比划了几下,露出满意的笑容。她微笑地对着空气道:“什么事?爷爷?” 

        “三年后……你……一定要去当训练兵……加入……调查……兵……”声音戛然而止。 

        女孩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白皙得有些病态的纤细手指插入乌黑的发丝之中,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凌乱的发丝,“可恶……最近怎么老是这个梦……爷爷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喃喃道,眼神不由凝重起来,为什么爷爷……一定要她加入调查兵团呢?还非得……再等两年……? 

        距离收养维希•伊利亚贝斯的爷爷亚斯•伊利亚贝斯失踪,已有一年。 

        …… 

        维希眸色微沉,凝视着老旧的木桌桌面,爷爷…… 

        “维希姐姐?”男孩试探地问道,“怎么了吗?”

        维希揉了揉凌乱的黑发,一脸烦躁,“不……我只是想……算了,克托卡,管理通往地上的楼梯的人最近有什么举动吗?” 

        克托卡摇摇头,“费用又涨了。”他脸色凝重,“维希姐姐,米萨阿姨的病又严重了吗?” 

        维希忽的沉默下来,然后轻轻点点头。 

        空气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维希忽然拉了一把椅子过来,躺在椅背上,乌黑的瞳孔毫无光亮,低垂着头,盯着古旧的木桌,轻轻开口道,“呐,克托卡,妈妈……很重要吗?” 

        克托卡愣了愣,脸上的神情有些扭曲且恍惚,却瞬间恢复正常,“维希姐姐,你忘了吗?我是我的妈妈托付给你们的。” 

        维希抬起头,望着在天花板上被那盏不怎么亮的只剩下最后一点油芯子的油灯照着的影子,语气里带着微微的疑惑,“缇尔阿姨很温柔,很好,所以我们才会接受她的请求,可是苏莉亚的母亲,不好,不喜欢我,不喜欢我和苏莉亚来往,不温柔,还会瞪着我,骂我。为什么苏莉亚还要照顾她妈妈呢?” 

        “我当她的妈妈不好吗?我可以保护她,她可以和我住在一起,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克托卡稚嫩的九岁的小脸蛋上满是恍惚的神情,“大概……那是血缘之间的联系吧……” 

        “而且维希姐姐你比苏莉亚姐姐还小两个月左右,怎么当苏莉亚姐姐的妈妈?” 

        维希无奈地耸耸肩。 

        “那……有一个妈妈……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大概……和亚斯爷爷差不多吧。” 

        “那还是算了吧,这样总是玩失踪的妈妈我消受不起,爷爷以前就总是失踪,但总会回来的。但这次我有预感,爷爷不会再回来了。”维希认真地道。 

        “大概吧……”克托卡有些敷衍地回答道。 

        他已经走神了。 

        维希从小口袋里又掏出几张钞票,放在木桌上,说了两句没头没尾的话。 

        “克托卡,再等两年吧。” 

        “再等两年。” 

        “这些钱拿去,这周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找我了,这些钱,加上你自己赚的,应该够你生活一个月了。克托卡,你应该有自保的能力了吧。我会去陪苏莉亚和米萨•露妮去地上一段时间。” 

        维希拉开门,望了一下四周,将帽子拉上,拉了拉帽沿,娇小的身子迅速融入黑暗之中。 

        “嗯……” 

        “等等!维希姐姐!再等两年……什么两年?!”克托卡清醒过来,连忙问道。 

        但维希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 

        克托卡凝视着小巷尽头的黑暗,转身关上木门,坐在凳子上,纤长的手指不断摩挲着木桌,稚嫩的气息顷刻间仿佛消失不见,留下的是一屋子的默然。 

        两年,亚斯•伊利亚贝斯,维希•伊利亚贝斯,三年,还有…… 

        克托卡倏然站起来,转身回到了房间。 

        …… 

        维希抿着唇,递给对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几张钞票,“够吗?” 

        女医师温柔地笑了笑,从中抽了两张,把剩下的推给维希,“两张就够了。”温柔的浅蓝色的眼睛中闪着和善的光芒,金色长发透着温柔的金光。 

        “……” 

        维希看着对面温柔的女人,默然,然后没有推脱,接过那些钱。 

        “……谢谢。” 

        对面的女人是在地下颇负盛名的安琪,当然,这并不是指她叫安琪。茜尔•罗特斯出自罗特斯家族,怜悯那些穷人,不像其他贪婪的医师一样剥削平民甚至嫌弃穷人,茜尔有的时候会帮助地下的人,而罗特斯家族也允许了这种情况的存在。 

        有罗特斯家族作为后盾,茜尔的医馆是没有人来捣乱的。 

        虽然维希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她对这种情况还是乐见其成的。 

        至于为什么不到地下去开医馆,大概是罗特斯家族不允许吧。 

        总而言之,维希一点也不想去探究其中的原因,她只知道,传闻是真的,而为米萨•露妮治病的钱也可以省下不少了。

【原女BG】《WISH》(1)

Chapter 1

        842年。

        地下都市。

        身材娇小的黑发女孩推开生了霉的木门,径直走了进去。

        “咳,咳咳。”

        一进门,女孩就听到了不断的苍老的咳嗽声。

        她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唇。

        “苏莉亚,你的母亲,病情又重了吗?”黑发女孩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栗色卷发少女,淡淡地问道。

        苏莉亚愣了愣,抿了抿唇,微微颔首,“嗯。”

        “这是今天的收益,拿好,明天早上带你母亲去地上看病。”黑发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摞钱,摔在桌子上,漠然地看着面前这个温柔的少女,“但是,苏莉亚•露妮,最好,抛弃掉你那可笑的感情。”

        “她对你来说,是一个负担,而你于我,同样如此,可是我只愿意负担你,不愿负担你那病重的母亲。地下都市不需要亲情这种东西。就算哪一天,你的母亲走了,你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维希……对不起……”苏莉亚望着她,眼神认真,“但是同样的,你对亚斯爷爷的感情,就是我对妈妈的感情……”

        “那我做你的妈妈吧。”

        维希认真的道。

        苏莉亚惊愕地瞪大双眼。

        维希抿了抿唇,道。

        “开玩笑的。”

        苏莉亚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浅棕色的眸子里含着浅浅的笑意,“好了啦,维希。但还是……对不起呢。”

        维希怔了怔,垂下眼帘,“既然如此……那……我明白了。”

        “我去找克托卡,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千万不要随便开门,如果有人硬闯,你的房间里有我给你的刀。那个时候,不要心软,杀了他们。但是,在此之前,千万,千万,不要开门。”

        她转身,欲推门离开,却在推门的那一刻停了停。

        “苏莉亚,小心。”

        维希撇下一句话,关上了木门。

        唯余栗发少女怔怔望着黑色双马尾少女离开的背影,嘴唇微动,却并没有说出些什么。

        苏莉亚低头看了看手中紧紧攥着的一摞钱,俯身趴在木桌上小声抽噎起来,她知道啊……可是妈妈……是她最重要的人啊……这种亲情与血缘血脉之间的联系……即使是维希……也比不上的……她已经失去爸爸了……不能再失去妈妈了……!

        苏莉亚知道,维希那句话不是开玩笑的,维希一直都很认真,但是她和维希都选择了把它当做玩笑。

        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对苏莉亚来说。

        “咳咳,咳,咳咳。”不断的咳嗽声从紧关的房门里透出。

        苏莉亚连忙用袖子胡乱抹了抹眼泪,脸上挂起勉强的笑容,推开木门,“妈妈,没事吧?”

        ……

        维希狠狠咬了一口从地下商人那偷来的面包,眼神暗了暗,她有些烦躁地抓了抓乌黑的发丝,在她走神之际,面前忽的就站了四个高壮的男人,面上挂着奇怪的笑容,古铜色的皮肤孔武有力。

        维希站在他们面前,顶多只到他们的胸前。

        “你们干嘛?”

        维希抬起头,面无表情。

        “哟小丫头口气不小,你把下午从兰克大人那儿偷的钱交出来,我们还能饶你一死。若是不交……”

        “哼哼……”

        “若是不交,就把你卖了,毕竟小丫头是个东洋人,约莫还是个纯种的,卖给有特殊癖好的贵族,还能赚上一大笔钱。”

        四个男人故意在维希面前讨论着对她的处置,以此来吓唬她。

        男人的眼睛里闪着绿幽幽的光,自以为霸气地舔了舔唇,一脸猥琐。

        维希慢吞吞地吃着面包,将手插进裤兜,慢悠悠地掏出一把小刀,乌黑的眼睛幽幽地看着他们,一脸冷漠。

        “蠢货。”

        维希猛地跳起来,用刀插入男人的眼睛,然后接力踩上男人的脸颊,男人顺力倒在地上,她施施然走下来,以飞快地速度割开其他三个男人的膝盖窝,然后三下两下把面包塞进嘴里,从左口袋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沾了血迹的刀。

        “——啊啊啊啊啊!!!”男人捂住眼睛尖叫。

        维希回头冷漠地看着他们,“最好不要跟过来,否则我保证做出伤害你们性命的事情。”

        路人们纷纷躲开她,避免与她接触,仿佛在躲避什么瘟疫似的,而维希也仿佛习惯了这些行为,一脸面无表情地向前走。

        “真是可怕,那个Vichy。”

        “真是不懂事,居然去招惹Vichy。”

        “那可是不详的黑色——维希•伊利亚贝斯。”

        ……

        黑发女孩七拐八拐,穿过一条又一条巷子,才把跟在身后鬼鬼祟祟的人给甩掉,她冷漠地看了一眼后面,迅速闪进一个小巷子。

        维希走上楼梯,推开一扇沾满了灰尘的门,房间里亮着温暖的黄色灯光,卡其色短发男孩下意识地看向推门而入的维希,小脸紧绷,手中握着一把小刀,看到来人是维希后,男孩明显松了口气,将刀往木桌上一扔,一脸凝重,“维希姐姐,你,来了。”

        维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微微颔首。